Call: 0123456789 | Email: info@example.com

文學鄂軍四將競逐


  楚天都市報訊 圖為:嚴歌苓

  圖為:王躍文

  圖為:閻真

  圖為:笛安

  圖為:賈平凹

  圖為:韓少功

  圖為:王安憶

  圖為:劉醒龍

  圖為:劉心武

  楚天都市報記者 劉我風

  第九屆茅盾文學獎開評了,5月15日,中國作協在網上掛出了多達252部的參評作品目錄。

  今年又將有哪些作家摘取桂冠?楚天都市報記者根据以往參評、獲獎情況可知,儘筦每一屆參評者中名家如雲,但最後的獲獎者中,非著名作家仍有不少;而文壇名宿也常常與這尊頂級大獎失之交臂,如王蒙至今未獲過茅盾文學獎。大獎競爭的激烈,以及結果的不確定性,可見一斑。

  縱觀今年的名單,文學鄂軍四將出陣,上一屆得主劉醒龍,這次又以力作《蟠虺》新征,吸引了不少人關注。眾多名家組成了參評名單上的黃金陣容,無論是獎座在手的老將,還是實力拔群的名家,都攪動了茅盾文學獎的風雲。年輕作家同樣實力不凡,如李銳之女笛安,和父親一起參評,鋒芒畢露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楚天都市報4年來的圖書連載中,有8部作品進入了本屆參評名單。它們是劉醒龍的《蟠虺》、王躍文的《愛歷元年》、閻真的《活著之上》、劉心武的《飄窗》、葉兆言的《馳向黑夜的女人》、嚴歌苓的《陸犯焉識》和《媽閣是座城》、龍平平黃亞洲等合著的《歷史轉折中的鄧小平》。而此前連載的作品,也多次獲得茅盾文學獎。

  在參評目錄亮相之際,本報也與讀者一起,走近這些大獎的有力競爭者,暢想獲獎名單上將有何人。

  鄂軍出征

  期待劉醒龍能成功衛冕

  劉醒龍是第八屆茅盾文學獎得主,獲獎作品是《天行者》。這一屆的參評作品是《蟠虺》。

  其實劉醒龍在第七屆便呼聲很高,當時他的參評作品是《聖天門口》。因為同名電視劇的熱播,現在大家都知道了這部巨著,早午餐推薦。但8年前,一般讀者還只讀過他的《鳳凰琴》和《挑擔茶葉上北京》。

  劉醒龍曾說,3卷本的《聖天門口》是他的另外一個女兒,這不僅因為《聖天門口》僟乎與他的女兒劉晚同齡,而且,劉醒龍閉關6年,潛心寫作《聖天門口》,原因之一就是為了呆在家裡哪也不去,終日陪伴剛剛出生的女兒。那段時間,劉醒龍就住在省作協附近,閉關只是不參加文壇活動,並不妨礙他經常出門散散步,和熟悉的朋友聊聊天。《聖天門口》還只是電子版的時候,楚天都市報記者曾提前閱讀到前20萬字。驚歎於他的文學功力,那一天,記者坐在座位上一句話都沒有說。

  如果今年劉醒龍憑《蟠虺》衛冕成功,茅盾文學獎的評委們會不會給《聖天門口》追加一個特別獎呢?

  當然,我們也期待湖北作家曹軍慶的《魔氣》、姜燕鳴的《漢口之春》和劉詩偉的《拯捄》能夠殺入重圍。楚天都市報曾連載過曹軍慶的《滴血一劍》,讀者對他不會陌生。

  老驥伏櫪

  劉心武王安憶賈平凹各有千秋

  和劉醒龍一樣,劉心武、王安憶、賈平凹也在期待梅開二度。

  按照獲得茅盾文學獎的時間先後排序,老將陣容中劉心武的資格最老,他是第二屆茅盾文學獎得主(《鍾鼓樓》)。如果說《鍾鼓樓》是上世紀80年代的《清明上河圖》,那麼此次參評的《飄窗》就是21世紀初葉的《清明上河圖》。大家都知道劉心武研究《紅樓夢》多年,其實他對《紅樓夢》的研習得失,也浸潤在他的小說文本中。

  從年齡上來講,王安憶不夠老。但她成名早,且早於賈平凹獲得茅盾文學獎。賈平凹是第七屆(《秦腔》),王安憶是第五屆(《長恨歌》),所以她要在這個老將陣容中為女作家站台。王安憶的作品在任何時候都是可讀的,而且,很多讀者說,只要拿到王安憶的書,整個人就可以馬上安靜下來。

  這兩年年初的北京圖書訂貨會,總是能見到賈平凹。《廢都》之後,賈平凹在文壇之外的傳說很多,很多讀者對他起了疏離之心。但他真人面對鏡頭和記者,竟然會像個新秀一樣誠惶誠恐,如履薄冰。人無疵則無真氣,這樣的真人秀,是能為其作品加分的。《古爐》和《老生》之外,賈平凹的《帶燈》也應該一起參評。這些年,像《帶燈》這樣俯下身子描寫基層生活困境的優秀作品太少了。

  名家過招

  王蒙嚴歌苓韓少功

  王躍文閻真群雄逐鹿

  北京圖書訂貨會上的王蒙,和賈平凹是兩種完全不同的風格。無論是面對千人、百人或兩三人,王蒙都像在《鏘鏘三人行》談話節目中一樣,娓娓道來,如圍爐夜話。今年的茅盾文學獎,會給這位文壇宿將一個驚喜嗎?很多年前有位文學評論家曾經說過,當下中國最活躍的50後作家有個共同的先天不足,那就是沒有受過係統的西方文學訓練。

  但是,嚴歌苓和韓少功不存在這個問題。嚴歌苓在美國攻讀過寫作學位和藝術學位,並有多年的國外生活經驗。韓少功國外生活經歷少,但他在武大係統進修過英國語言文學,還翻譯過崑德拉《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》。

  嚴歌苓此次有兩部作品參評:《媽閣是座城》和《陸犯焉識》。《陸犯焉識》有些細節用筆過猛,但《媽閣是座城》能夠在澳門和拉斯維加斯的賭場輕松穿越,在商人和女人、商場和賭場之間自由擺渡,其文字駕馭能力做到了步移景異,爐火純青。

  本報欠韓少功的《日夜書》一個連載,原因是出版方負責媒體聯絡的小姑娘突然出國,受版權限制,本報不敢貿然轉載。但這些年來記者不斷向身邊有過知青經歷的讀者推薦過這本書:關於知青,《日夜書》是最好的讀本。這是一代知青的精神史,也是具有社會廣角與人性深度的心靈大書。

  王躍文和閻真都是湖南人。王躍文畢業於湖南懷化師專,好長時間都懷疑自己算不算讀過大學。閻真則畢業於北大中文係。兩人聯手寫過博客《我們為什麼要做閻王》,在湖南作家中留下了文人不相輕的佳話。此次兩人分別參評的作品是《愛歷元年》和《活著之上》,但他倆最好的作品早在十多年前就出版了,那就是《國畫》和《凔浪之水》。茅盾文學獎是時候給他們一個說法了。

  黑馬奮蹄

  80後笛安與父親李銳同台PK

  阿來的《塵埃落定》在獲得茅盾文學獎之前,絕大多數讀者都不知道阿來何來。雖然後來一舉成名天下知,但去年,阿來卻以零票落選魯迅文學獎。可見評獎有驚喜,也會有驚詫。

  80後作家笛安,也許會像當年的阿來一樣,成為本屆茅盾文學獎的黑馬。

  笛安在80後、90後讀者中已經是知名作家了,去年出版的《南方有令秧》更是超級暢銷書。但她要在文壇立足,還需要和前輩們一起得個獎——余光中先生不是有個得獎哲學嗎:年輕時應該跟老頭子一同得獎,表示已經成名;而年老後應該跟年輕人一同得獎,表示尚未落伍——笛安今年有可能和父親一起獲獎,也可能先於父親獲獎,因為笛安的父親李銳本屆也有一部參評作品《張馬丁的第八天》。

  順便說一句,飼料添加劑,魯敏的《六人晚餐》,路內的《花街往事》、顏歌的《我們家》、徐則臣《耶路撒冷》都有黑馬潛質。這些作者在圖書市場上成名已久,有的還當上了當地的省作家協會副主席,如若獲獎,不足為奇。

  (原標題:文學鄂軍四將競逐)

相关的主题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