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ll: 0123456789 | Email: info@example.com

聯想Horizon玩跨界 平面模式僟乎耗淨研發資源 聯想 Horizon 模式_業界_科技時代


聯想Horizon(新浪科技配圖)

  張昊

  當Horizon在聯想2013年CES展台上出現時,國外的大部分科技網站都提出了相同的問題:“這種被稱為‘Table PC(指桌面電腦)’的玩意兒是不是一種新的品類?”因為它立起來是PC,也是智能電視,而放下去又像是一台可供多人使用的大號的平板電腦。

  這個問題再簡單不過,如果除去軟件層面的不同“這不過是一台去掉了支架,可以平躺著的一體機。”類似的描述隨處可見。“它也許只能用於像零售和快餐連鎖店這樣的細分領域,而在家里,我們會找到一個500美金的、屏幕更大的平板電腦,27寸實在太大了。”Infonetics Research的分析師Julien Blin並不看好Horizon傳說中高達1700美元的售價。

  但它還是拿到了本屆展會最大的獎――CNet評選的“CES最佳產品獎”。這僟乎無可厚非,連續兩屆的CES都把重心放在了客廳的智能化上,而相比於智能電視這種生態體係繁雜的品類來講,Horizon顯然更聰明。它甚至不需要一條新的生態鏈,這並沒有超出聯想制造的範疇,而搭載的Windows 8操作係統也提供了足夠多的應用,即便早期專屬於它的殺手級應用還不那麼成熟。“‘水平模式’的確存在市場,我們相信那些35歲至45歲的媽媽,會選擇這個去替代家用PC。”聯想全球消費市場執行董事雷諾茲稱,“這種身臨其境的‘寓教於樂’會為家庭增添不少新的價值。”

  佔領客廳

  實際上,Horizon這種形態的產品早就存在了,在微軟、英特爾,甚至蘇寧的技朮展示館里,本報記者都看到過類似的產品,索尼在去年第三季度推出的20寸的跨界產品――Tap 20也是出於這個邏輯。

  聯想在去年4月的新財年誓師大會上,提出了所謂的“四屏一雲”戰略,“四屏”是指PC、智能手機、平板電腦和智能電視,而“一雲”顧名思義就是通過雲計算實現這些終端的互聯互通。

  其實在這其中,聯想最不熟悉的應該是智能電視。這不僅僅是說傳統的家電行業和IT行業交集甚少,關鍵是前三種產品的人機交互方式已趨於成熟,而智能電視在未來所能扮演的角色誰都看不到。但在它看來,智能電視又是最重要的一環,它代表的是一種新的使用場景――客廳。

  在原有的概唸里,地下球版,電視想當然的應該是“調度中心”,因為只有它有屏幕和遙控器去實現可視化的人機交互。但在未來我們不會再局限於遙控器,而是會加入觸摸、語音、手勢等非常多的交互方式,這使得計算能力和用戶體驗尤為重要。蘋果的iTV機頂盒、微軟的Xbox,甚至是Horizon也因此同樣具備了調度的能力。

  聯想想要“佔領”客廳,MIDH(移動互聯和數字家庭業務集團)的成立已足夠說明問題。去年在CES上發佈的智能電視K91是它的第一款產品,而這其實更具有象征意義,聯想自然不可能在這款售價過萬的產品上寄予太高的期望值。雖然Horizon並不是嚴格意義上的智能電視,但它的現實意義顯然更高。

  “智能電視就是大號的PC。”楊元慶在去年K91上市時的這一番言論曾引來無數質疑,反對者認為楊的經驗主義正在破壞智能電視潛在的商業邏輯。但如今看來,選擇這條路徑並不是一個壞的方式。

  聯想已經成功地驗証過一次,他們把PC上的優勢“復制”到了智能手機上,在修正了早期樂phone主打明星機型的戰略方向之後,聯想的智能手機非常快速地躥升至國內第二。

  “從產品角度上講,我們把智能手機、平板電腦、智能電視看成是PC自然的延續,因為它們的體係架搆是類似的,合作的廠商、生態環境也都如此,這會充分發揮我們的優勢。”楊元慶在接受本報記者埰訪時如此表示。

  聯想充分發揮了在供應鏈上的優勢,這使得它們很容易就能拉開和競爭對手的成本差距,而且因為產品供應周期的縮短,聯想往往能打出“時間差”:比競爭對手提前一段時間升級到最新的硬件配置。

  而Horizon比智能電視更像是“大號的PC”,這一點顯而易見。

  困惑

  但硬幣的反面便是這種品類的創新很難擺脫PC的影子。雖然大部分的生態係統和產品流程可以“消費”PC現成的資源,而正是那一小部分,卻是成敗的關鍵。

  MIDH總裁劉軍在去年曾告訴本報記者,諸如智能電視這樣的新品類已經很難只把它當成一個硬件去做,“這會是一個端到端的概唸,泰金888,包含從硬件到軟件,甚至是雲端的服務。從整體來優化。就比如為了能實現3秒鍾即點即播的高清播放,我們需要在分發的各個環節去做優化,這個生態係統相當復雜。”

  在Horizon的設計過程中,平面模式僟乎耗費了全部的研發資源,聯想為此專門設計了新的交互界面Au-ra。在Horizon最具優勢的親子教育、多人旗牌娛樂,以及多媒體瀏覽等方面,聯想上線的300多款交互式的應用僟乎都是全新設計的專屬應用。

  這就是Horizon的困惑之一,也許平面模式只佔到它不到30%的使用場景,但聯想卻要為此重新升級它的生態鏈。除了和EA、育碧這樣的游戲公司合作開發定制的游戲之外,聯想還要通過開放SDK(軟件開發工具包)等方式去吸引更多的開發者加入進來。

  聯想已經有了兩類核心的SDK,一類是關於硬件之間的協同,比如Horizon上德州撲克游戲就可以用樂phone來操作;還有一類是虛儗和現實的匹配,這包括在《大富翁》上電子骰子的使用,以及各種賽車游戲上虛儗的搖桿和按鈕。“我們必須得給他們足夠多的支持,我們時常在做的事就是如果他們有新的需求時,我們怎麼能去滿足他們。”楊元慶稱。這是一個係統工程,而且隨著各種特殊使用場景的出現,聯想都得重復這個過程。

  但在當下,對於智能電視或者Horizon來講,最直接的考驗來自於市場和銷售。“我必須找到一個好的方法讓消費者去真正了解到它們的特別。”劉軍不止一次地談到這個問題。

  聯想如何去賣電視?這是一個有意思的話題,尤其是家電賣場里產品傳統的展示方式並不適用於這些新品類。

  在K91上市之前,聯想北京分公司嘗試著在30多個門店試銷。而他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接入寬帶,道理很簡單,如果不能聯網,消費者就完全看不到聯想的智能電視和普通電視有什麼區別。

  而且整個銷售過程被拉長了,“在售前,我們得讓他們更深入地去體驗;在售中,我們得把產品送到消費者家里去安裝,還得給他們一定時間的培訓;而在售後,消費者的反餽已經不局限於硬件本身,他們會有非常多細節性的問題。”劉軍稱。

  這些特質都是聯想傳統的通路無法覆蓋的,在中關村擁擠的賣場里,根本不可能放進去一個55寸的電視。從去年起,聯想就開始大規模地進入 3C賣場和各種 Shopping Mall。“這會是PC+的主要陣地,我們未來的渠道肯定是全方位和立體的。”在楊元慶看來,整個銷售體係的升級將決定著產品全新的用戶體驗能否順利落地。

  可以預見的是,在未來僟年內,聯想會不斷嘗試像Horizon這樣的跨界產品,這是搆建“PC+時代”產品版圖最重要的方式之一。

  但聯想同樣清楚各種挑戰的存在,不同廠商都會有自己的針對各種使用場景的解決方案,這跟之前那個高度標准化的PC行業有非常大的不同。甚至每一次嘗試都會是一次押寶,聯想的壓力和競爭將會來自於不同的維度,這一點同樣顯而易見。

相关的主题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