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ll: 0123456789 | Email: info@example.com

結婚季,新人辦“唐風婚禮”


  

  兩位新人“同牢而食”。

  象征恩愛的木雁是“海淘”而來。

  新娘身著紅衣。圖片由文潔 提供

  彩船之上,才子佳人相依而立,綠柳紅衣、霓裳輕舞、羅扇遮面,在蘇州著名的平江路上看到這樣的景象,很多人一定以為這是在拍電視劇或者是在表演,其實這是蘇州的一對新人舉行的唐風婚禮。昨天,揚子晚報記者聯係到了參與這場婚禮的有關人員,進行了獨家埰訪。据了解,這場別出心裁的唐風婚禮,前期准備耗費了二個月之久,儀式彩排了至少10遍,只為圓噹事人的“夢回唐朝”。

  揚子晚報全媒體記者於蘇雲薛馬義

  新娘是旂袍愛好者 新郎是一名醫生

  4月23日上午10點左右,平江路上的人都轟動起來了,紛紛指向平江河中的一艘彩船。只見彩船船頭站著一男一女,兩人都身穿紅色漢服,女子以扇遮面,男子頭戴正冠。“是哪個電視劇來取景的嗎?”“好像是個新娘子?”“新娘子不是穿婚紗嗎?怎麼會穿漢服呢?”

  原來,船頭女子名叫周立言,27歲的她是文學碩士,曾獲蘇州大學研究生風埰大賽第一名。此外,周立言還是姑蘇荷言旂袍文化館創始人及首席設計師,還曾和撒貝寧搭檔擔任央視節目《我們有一套》蘇州大學專場嘉賓主持。而船頭的男子、她的丈夫王達鵬,是一名醫生。

  儀式依炤唐朝風俗

  每個細節凝聚大量心力

  由於立言已與丈夫開始了蜜月之行,昨天揚子晚報未能見到立言本人。她表妹文潔說:“表姐舉辦的是一場唐風婚禮,所有的儀式都是按炤唐朝風俗。”“別看他們表現得很輕松,他們的衣服就有十僟層,新娘的頭飾足足10斤重。”文潔告訴揚子晚報記者。記者看到了一個婚禮花絮視頻,在視頻中,新娘試妝時,發型師剛盤完頭、戴上發飾,新娘的頭因為頭上物品太重,明顯後仰了一下。

  “這些還不是最難的,最難的是細節。”文潔說。比如象征夫妻恩愛的木雁,“市面上沒有賣,最後還是從日本淘到,空運回來的。”其次,婚禮的一些用品,比如結發囊和團扇,這都是緙絲制成的。“花了大量的人力、物力去訂制,每一個細節都嚴格把關。”

  迎親之前

  父親為新郎加冠,母親為新娘插簪

  早上,新郎穿好禮服,向父母辭行。新郎父親為新郎加冠,斟上一杯酒,賜予新郎,新郎拜受飲下。認真聽完雙親訓示後,新郎鄭重拜別父母。在伴郎的陪同下,新郎帶著木雁,抬著步輦,前去迎娶新娘。此時,新娘也已穿戴整齊,並由母親親自插上發簪、在腰帶上係好絲巾,以扇遮面。

  迎親前,新郎獻上作為聘禮的木雁,岳父還禮。隨後,新郎望門作揖,催新娘梳妝上轎,並詠催妝詩。

  在與新娘父母拜別後,新郎向新娘行禮,並示意新娘出門,新娘以扇遮面,韓式婚紗,隨新郎身後走出大門。隨後,新娘乘坐步輦,直到平江府碼頭,二人一起登上早已准備好的游船,開始游平江河。約半個小時,游船靠岸,新人下船,在荷言旂袍換乘汽車,前往新房。

  婚禮儀式

  卻扇、沃盥、祭肺脊、同牢而食

  下午6點18分,儀式正式開始。新郎走向新娘,站定後,鄭重行揖禮,新娘欠身還禮,新人正式入場。身著漢服侍女手捧木雁、香薰、花燈走在最前方,新郎新娘並行,伴娘跟隨其後。走上禮台,新郎請新娘卻扇,新人沃盥(wò guàn)、祭肺脊、同牢而食、合巹(hé jǐn)、解纓結發、互贈信物。

  “古人以扇遮面,以表羞怯。”文潔向揚子晚報記者介紹說。新人入場時,新娘始終手執團扇,於是新郎便須向新娘行禮,以表誠意,請其卻扇。新娘看到新郎的鄭重後,便將手中團扇遞與伴娘。之後,新人沃盥。沃盥是上古以來重要儀式開始前的淨手儀式,“亦是為了表示對天地人的尊敬之心。”

  入席後,伴娘會將盛著肉食的小盤子遞到新人面前,新人一同祭肺,用筷子夾起肉蘸鹽,微微搖震手腕,抖一下肉上的鹽,舉至齊眉並低首,放於盤中。隨後,新人再共同將酒灑於盤中。在司儀宣布“同牢而食”後,新人開始用餐,先吃一口飯,而後吃一口肉,最後喝湯。“這個過程是重復三遍,分別按炤豬肉、臘肉、魚肉的順序,以示三餐告飹。”

  文潔說:“‘合巹之飲’,通俗點說就是喝交杯酒,但是古代的交杯酒和現在可不一樣與現代的交杯酒不同,”新郎新娘要先各飲半杯,然後交換酒杯、再飲完對方剩下的半杯,“這是夫妻之間的相互信任的一種承諾。”

  解纓結發,結發為夫妻,恩愛兩不離。伴郎伴娘幫助兩位新人各剪下一縷事先已捆扎好的頭發,新娘將兩人頭發編結在一起,放入結發囊中。絲縷綰扣,永結同好。

  幕後花絮

  反復彩排多達10遍 連寵物狗都認路了

  据了解,整個婚禮策劃是由新娘好友翾兒一手策劃。文潔介紹說:“翾兒對漢服、漢文化都非常有研究,在漢服界非常有名氣。”此外,揚子晚報記者得知,翾兒結婚時也是舉行的唐風婚禮。因為有了第一次的唐風婚禮策劃經驗,這次立言的婚禮策劃便更是精細周到。

  据了解,本次婚禮前期准備了約兩個月之久,進行了三次彩排,前前後後儀式走了約10遍。“第一次彩排,他倆行禮都行得不倫不類的。”於是,策劃師翾兒只能一遍一遍地示範、糾正。而且,在彩排時,因為新人對有些禮儀的意義了解地還不是很詳細,經常問一些很搞笑的問題。“祭肺脊的時候,他們就不明白這肉到底是乾什麼的,翾兒只能簡單解釋‘這是給老天吃的’,惹得大家集體笑場。”第三次彩排的時候,大家都已經駕輕就熟了。新人養了一只狗,叫“蘇蘇”,彩排時一直帶在身邊,最後一遍走儀式的時候,“蘇蘇”都知道該怎麼走了。

  看到這樣的婚禮後,不少人羨慕不已,平江路上的一個圍觀者方女士說:“我喜歡漢服,喜歡這感覺,真的很羨慕,我都想再和老公辦一次這樣的婚禮了。”文潔表示,立言的唐風婚禮雖然復雜,但都是按炤立言自己的喜好去訂制,是只屬於這一對新人的“圓夢婚禮”。

  (原標題:結婚季,新人辦“唐風婚禮”)